首页 >射击游戏

恶姑姐出阴招害我入坑治戏精我拿针化身容嬷嬷

2019-11-09 17:58:21 | 来源: 射击游戏

连载故事

恶姑姐出阴招害我入坑治戏精我拿针化身容嬷嬷

《麻辣杭小西》

作者:令夏

第2集

今天是小连载《麻辣杭小西》第二集

往集连载

1

风花唐

投标现场,孙婷1看到杭小西,就立马笑成了1朵喇叭花,老远就热忱地和杭小西打招呼。

杭小西心中暗叹,孙婷这演技可真不错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关系多好的闺蜜呢。

工作上最忌讳夹杂私人感情。孙婷这样,摆明是在害她。

杭小西才不上当,淡淡地点下头,就拐进了洗手间。

没想到,孙婷也跟了进来,笑得耀武扬威:“实话告诉你吧,这个项目早就内定了,你们也就是陪个标而已。不如趁早放弃,还能省点力气。”

见杭小西不接腔,孙婷靠近杭小西说:“其实啊,也不是一点机会没有,如果你肯和阿坚分手,没准我心情1好,帮你一把也说不定啊!”

孙婷的语气和表情装得挺真诚,但她眼底的那抹戏谑,却落入杭小西的眼中。孙婷明显在消遣自己,说不定还会趁此机会给她挖个大坑。

杭小西提高警惕,随意应付了几句就出了洗手间。

上午10点,轮到杭小西公司进会议室做汇报了,孙婷站在门口做出迎接的姿态。

杭小西刚走进会议室,忽听走在她身后的研发部老秦一声惨叫。

杭小西心下一紧,转头就看到老秦跌坐在地上,1脸痛苦地抱着膝盖。看样子,这下摔得不轻。

几年前老秦出过一次车祸,摔伤了膝盖,这事业内很多人都知道。

孙婷伪装着急地嚷嚷着让人赶忙送老秦去医院,但转头看杭小西时,她毫不隐藏地将眼底那抹得意亮堂堂地亮了出来。

杭小西看可以肯定,刚才就是孙婷在拖地长裙的遮掩下,出脚绊倒了老秦。

孙婷阴阴地笑着,靠近杭小西,幸灾乐祸地说:“哎呀,汇报方案的人都进了医院,你们这下可没戏喽,怎么办呢?”

杭小西恨得咬牙,这类下三滥的手段,亏孙婷还能笑得出来。这样就想让她杭小西放弃,也太小视她了。

杭小西之前在研发部,就是随着老秦后面学习,这个方案是他们一起完成的,老秦失事,她完全可以顶上。

杭小西把差点飙出口的脏话给生生憋了回去,只要求对方把汇报改到下午。

2

风花唐

下午,杭小西作为汇报人讲授他们的技术方案。不出所料,方案反响平平。

她话音刚落,孙婷就站起来,让她回去等通知。

这类客套话,一般就是没戏的意思。

谁料杭小西非但没有由于挫败而垂头丧气,反而斗志继续昂扬:“等一下,请再给我10分钟,我还准备了B方案!”

现场一片死寂,没人给她回应,气氛霎时有些僵持。

就在这时,一个慵懒的声音闲散地响起:“理由。”

杭小西心里1喜,如获救星,1脸振奋地顺着声音望去,见是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,正以一种很舒适地姿式靠在椅中,眼光却锋利如剑,气场强大地射向杭小西。

杭小西快速扫向男人眼前的名牌:项目总负责人,齐泓。

“B方案采取的是最新技术,虽然本钱高,但产能高,收益更大。”杭小西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吐出这句话。

说完,她哗哗哗在白板上画了个草图,开始对着图,讲授B方案的工作原理。

孙婷一看不好,心里1急,刚要站起来阻止,却被齐泓伸手拦下,示意她不要打断。

孙婷多精一个人呐,自然没有错过齐泓本来淡漠的眼光中,此时已渐渐流露出一丝兴趣,这让她如何能淡定得了?

3

风花唐

B方案是杭小西利用中午时间仔细研究后提出的,目的就是想出奇制胜。但这个方案虽然非常精致,但实现起来难度也不小。

对此,杭小西全部没有隐瞒,和盘托出。

出乎杭小西意料,齐泓居然比她还要专业,提出的问题总能直指关键。

这是一场高手之间的思惟碰撞,灵感不断迸发,让杭小西感觉酣畅淋漓,十分欣喜。

很快一个小时过去,B方案在两人的讨论中愈来愈完善。

会议室很安静,只有齐泓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的声音,大家都屏住呼吸,等他表态。

“B方案,你尽快做出个详细的方案,越详细越好。”齐泓说。

终究听到了期盼中的话,杭小西开心地差点要跳起。

那边,孙婷则是气得差点跳脚。

齐泓真是个糊涂虫,特么的在国外读书读傻了吗,居然信杭小西的鬼话!

但齐泓毕竟是项目总负责人,他决定的事,孙婷就算气得吐血,也阻止不了。

心情愉悦的杭小西下班刚进门,就看到一双红色的漆皮皮鞋摆在鞋架上,十分亮眼。

侧耳一听,果然君姐娇滴滴的声音从屋里传来。

她心下了然,孙婷母女就是要拆散自己和孙志坚。女儿既然败下阵来,接下来自然该轮到母亲上场了。

虽然出招吧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她杭小西也不是弱鸡,难道还怕了她们不成。

4

风花唐

杭小西迅速调剂好表情,把笑容堆满全部面部,冲屋里喊:“我回来了。”

见君姐不情不愿地随孙志坚从屋里出来,杭小西迎上去拉她的手说,亲热地说:“呀,君姐来了,真是太好啦!我这才想接您过来玩,你就来了,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。”

既然人生如戏,谁还没点演技。

君姐明显没料到杭小西这样热情,强忍着讨厌,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。

孙志坚也没想到杭小西这么大度,一点不计较上门被故意难堪的事。他们正要出门去见君姐的老同学,孙志坚赶忙提议三人一起去,直接就被君姐冷着脸拒绝了。

1招不成,君姐又换一招:霸占儿子。

她每晚拉着孙志坚聊天,不到清晨1两点不给他回屋。

杭小西隐隐绰绰听到了,君姐给孙志坚洗脑,说同学女儿多优秀,长得漂亮,工作又好,让孙志坚别在杭小西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。

孙志坚对自己的感情,杭小西心里有数。

当初他为追自己使出浑身解数,到手后更是看得死紧。要他主动放弃,几近是不可能的事。

君姐的招数实在太低端,杭小西都不屑于反击。

她想去霸占儿子就去霸占好了,她杭小西才不是时刻要缠着男人的菟丝花。她想做的,是和男人并肩站立的大树。

平时她太拼工作,孙志坚常常怨声载道。如今,正好趁这个空挡,多花点精力在工作上。

5

风花唐

真正让杭小西觉得头疼的,还是项目。

一方面是孙婷作为客户,提了不少无理要求,摆明故意刁难。一方面是研发部的林媚代替了老秦做技术方案,却拒不配合,说杭小西的B方案不靠谱,坚持要在原来的方案上做改进。

公司里还有传言说,杭小西的B方案纯洁是博人眼球,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。

这样下去,项目早晚得泡汤,杭小西忍不住跟和孙志坚诉苦,让他帮忙想一想办法。

“没事,不行就放弃吧,咱宁可辞职也不受那份委屈!放心,我养你啊。”孙志坚压根不以为意,乃至还有些开心。

杭小西很无语,之前她觉得孙志坚挺善解人意的,怎样现在变得专门会戳人的心窝子。

“算了吧,你养我?你之前是月光,这个月怕是成负翁了吧。”杭小西没好气地说。

孙志坚尴尬地挠头。他每一个月工资原本就有一半给君姐,现在君姐又上门了,那自然是衣食住行全包,只能全靠信用卡死撑。

孙志坚看杭小西脸色不好,便主动说起他的家庭情况。

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,杭小西用两句话就总结出来了:君姐原来家境不错,但后来被不靠谱的穷老公给坑了。

孙婷的老公更穷更不靠谱,所以孙志坚觉得她更可怜,因此也常常接济她。

难怪孙志坚工资不低,花销也不多,却永久月光,原来他身上背着好几条吸血虫。更可笑的是,那些吸血虫还以为杭小西高攀了他。

既然孙志坚有结婚的打算,就必须和原生家庭划清界限,才能保证小家的利益不受侵害。

杭小西提出,可以给君姐基本的生活费用,但以后不再负担她其他杂七杂八的开消。至于孙婷,是成年人,还是姐姐,更没有老靠弟弟接济的道理。

孙志坚还没吭声,门就被大力推开了,君姐像个燃烧的火球带着热浪冲进屋里,指着杭小西的鼻子骂她是狐狸精,勾引儿子背叛家庭。

君姐骂完又开始黛玉上身,哭诉自己命苦,养了孙志坚个白眼狼。

杭小西只想翻白眼,心说还有没有点新鲜的,每次都来这招,不嫌腻得慌。

6

风花唐

可恰恰孙志坚就吃这套。他1脸惶恐,赶忙安慰君姐,说自己还没答应呢,让她不要这么激动。

君姐心说我能不激动嘛,万一孙志坚点头,美容、整容、旅游这些费用,就没人帮她买单了。由奢入俭难,让她以后的日子可怎样过呦!

杭小西嘲笑。是结婚过2人小日子,还是单身养着吸血虫,她让孙志坚自己选一个。

君姐闻言抽泣得更利害了,细数她和孙婷多么不容易,孙志坚要是不管她们,就太没良心了!

“君姐,据我所知,你的不幸是你老公造成的。孙婷的不幸,也是她老公造成的。但你们非要拉着志坚给你们当垫背的,你们的良知就不会痛吗?”

杭小西这话一针见血,十分诛心。君姐没有接话,反而两眼一翻,背过气去了。

孙志坚大惊,连忙上前抢救。掐人中,没反应。心脏复苏,没作用。人工呼吸,没消息。

孙志坚急了,一边抱怨杭小西说话过分,一面哆哆嗦嗦地打120。

君姐眼睫毛一直在动啊动的,明显是装晕,关心则乱的孙志坚愣是没看出来。

杭小西眼珠1转,回房间取了根长长的针,对孙志坚说:“我老家有个秘方,专治背气。针插入指甲,立马苏醒。”

说完,她露出了容嬷嬷一样的微笑,还特地把针在君姐的眼前晃了一圈,然后抓起君姐的手。

君姐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,猛地把手抽了回去。

“哎呦,阿坚啊,妈没事……”君姐幽幽地哼了1声,睁开了眼睛。

孙志坚激动地抱着君姐,连声说,可吓死他了。

一场风波总算宁静。

是夜,孙志坚抱着杭小西叹息,说自己也知道往后要保护小家庭,就必须要和原生家庭做切割,但是得慢慢来,不能急。

杭小西却不同意,这类事必须快刀斩乱麻,不然永久都扯不清。

她们就是知道他心软,才吃定了他。

孙志坚没有回应,只是松开她,背过身去。

杭小西愣了半晌,才想起一个巴掌拍不响,他们母子三人构成这样的相处模式,也是孙志坚同意的。这样看来,反倒是杭小西管得太宽了。

7

风花唐

第二天杭小西顶着熊猫眼上班,看到发件箱里孙婷的几封未读邮件,心里一阵烦闷。

好容易挨到下班,接到孙志坚的电话,让她直接去某酒店,给君姐过生日。

酒店包间门口,杭小西刚要进门,就听到老黛玉君姐又在哭哭啼啼。

她添油加醋地哭诉杭小西昨晚的罪行。孙婷气得破口大骂,手指差点把孙志坚的脑门给戳通了。孙志坚陪着笑,也不辩解。

此时明显不宜进去,杭小西索性抱着胳膊倚在门口,静静地听他们继续表演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们的表演终究结束。

君姐说了总结词,她要让杭小西向自己道歉,然后让孙志坚再狠狠甩了她。

孙婷也不甘落后,她要让杭小西放弃他们公司的项目。

孙志坚点头如蒜,忙不迭地答应了。

杭小西挺疑惑,孙志坚平常是挺有主见1人,怎样遇到孙婷母女,就成了提线木偶,任她们左右了呢?

孙志坚乐意给她们捧场,她杭小西可没受虐倾向,才不想送上门去找虐。想到这里,杭小西抬腿就想走人。

她刚1转身,不想却撞入了一个男人的怀里。

竟是齐泓。

杭小西满脸惊讶,同时大脑也飞速旋转起来:齐泓怎样在这里?

他抱着鲜花和礼物,明显是来参加君姐的生日宴的,他和孙家到底是什么关系?自己的项目还有希望拿下吗?难不成自己被他们联手给涮了?

(本节完)

枫糖说

来自灵魂的拷问,齐泓到底是什么人?

掉进奇葩窝里的女主,该怎样才能摆脱他们,取得新生呢?

她的项目能顺利展开吗?

孙婷和君姐接下来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呢?

请看下回分解。

喜欢就记得点个“在看”再走吧,给作者大大一点鸡血吧,么么哒!

西地那非片多少钱一盒

正品伟哥哪里买

最新新闻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