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游戏杂谈

整整32年他战胜了精神分裂症还推动了一场民权运动

2019-11-09 15:31:48 | 来源: 游戏杂谈

身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是什么样的体验?

这个典型的知乎体问题,能够有资格回答的人没几个吧。

无数罹患这种疾病的人受困于病痛的折磨,无法运用他们的理性,更别说进行创造性的工作。《美丽心灵》里的纳什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整整32年他战胜了精神分裂症还推动了一场民权运动

我们看着他们,带着怜悯、排斥和不可理解的目光。

而他们,也在这样的目光中走向社会的边缘与底层,万劫不复。

不过有这样一个人,他在十四岁那年发病,病情越来越严重,毁掉了他的生活和家庭,让他沉沦堕落。但他不断奋起反抗,终于在整整三十二年后,战胜病魔,将那些幻听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停下来。他不仅拯救了自己,还让深受精神分裂症之苦的人们燃起希望。

他叫肯恩-史迪。

整整32年他战胜了精神分裂症还推动了一场民权运动

1962年10月的一个夜晚,十四岁的肯恩第一次听到那些纠缠他一生、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。

几秒钟前,肯恩还在听收音机里放的流行音乐。几秒钟后,那些声音就毫无预警地出现了,对他说:“去自杀……烧了自己。”“吊死你自己,没有你世界会更好。你是个坏小孩,坏到骨子里。”“死,死,死,你一无是处,没一块好料。现在就去死,不要再拖延了。”

这些可怕的话就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边重复,命令他去自杀。

他们还钻进电视里,节目里的主持人也在不断对他说这样的话。

这是多么可怕的经历。

他疏远亲人,交不到朋友,因为那些声音总是在威胁他,随时都有人要绑架他,虐待他,谋杀他。

他也不能专心上课,或者好好看一场电影,因为那些声音时时刻刻在对他说话,责骂他,怂恿他离家出走,或者去自杀。

是的,肯恩在今后几十年的生命里屡屡有自杀的意图。

医生的诊断是,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。

精神分裂症:一种精神疾病,特点是,脱离现实,妄想,幻觉,自我感消失。有些会出现怪异的举动和早发性痴呆的症状。

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乡下小镇,肯恩能够从公共图书馆查到的关于精神分裂症的定义就是这样。书里还说,精神分裂症无法治疗,终生不愈,患者会伤害别人和自己,应该关起来。

都是令人绝望的讯息。

肯恩开始被那些声音控制。他逐渐在人们面前崩溃。

学习完全跟不上,十六岁之后,他休学了。

他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,连到屋外信箱取信都不敢。

由于那些声音总是从电视节目里跑出来对他说话,所以他也不看电视,对正如火如荼的越南战争甚至一无所知。

但谁又知道,他每天、每小时、每分钟都在进行他自己的战争,对抗头脑中的恶魔。

父母正好生下第二个孩子,这让他和家人的关系更加紧张。他父亲一直认为肯恩是故意做出奇怪的举动,其实根本没有病。

1966年,十八岁的肯恩离开家人,独自去纽约,踏上一条充满辛酸的人生道路。

整整32年他战胜了精神分裂症还推动了一场民权运动

他原本是想去学习戏剧写作的,但现实比梦想残酷多了。

他先是在一家出版公司打工,六个月之后因为没法专心工作而被解雇。走投无路的他委身于一个偶然认识的皮条客,当上了出卖身体的性工作者。

因为被解雇,我又开始对陌生人产生恐惧,再度把自己封闭起来,整天关在房间里。……幻听是我唯一的同伴,但他们只会不断加强我的挫败感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不管是和一个友善的同类建立什么样的关系,对我都是一种天大的解脱。而且在那样的情况下,我只有两种选择:打电话告诉我父亲我失败了,否则就是跟泰德走。我非常不情愿地选了后者。

生活已经如此不堪,精神仍然饱受折磨。肯恩还是抑制不住自杀的冲动。在被解救之后,他被关进曼哈顿精神疗养院。

可他又逃了出来。

又流落街头。

又重新操持皮肉生涯。

又试图自杀。

又进入医院。

……

他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循环。一轮又一轮。

在这样的循环中,他受到过惨无人道的伤害,但更痛苦的,是来自内心那永不休止的折磨。

他有过几次短暂的工作经历,也都得到过别人的肯定。可一旦出现一点点小波动,那些声音就好像暴风骤雨般迅猛攻击他的自信心。

有一次,他在护理机构做了八个月看护,病人们对他很满意,他也受到同事的尊重。但一名怀孕的女护士因为一次意外事件而早产,那些声音就立刻在他耳边响起:“要不是你,麦卡锡护士也不会失去她的孩子。她本来就在考虑要请产假,因为你来了,她才留下来。她是为了你才留下来的……你又害死一个孩子,你知道吗?你到底要害死多少人才甘心?你必须死,这样别人才能活下来。你什么时候才肯照我们的话去做?自杀是你唯一的办法。”

肯恩说:

那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时期。声音不断攻击,我被自厌的情绪所淹没。我努力又努力,想做一个有用的人,但每一次尝试的结果到最后都以灾难收场,一切又回到原点。我是个被诅咒的人,注定要下地狱,注定要在世界上孤独地流浪。回到中途之家,我收拾起自己仅有的一点衣物和积蓄,再次上路。逃避是我所知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。

他染上了酗酒的毛病,因为他想自己可能只是一个被酒精困扰的妄想狂,而不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,这更容易接受一点。

当然,他也服用过药物。但它们的副作用都很大,有时候能减轻幻听的症状,有时候不能。

他一共接受过九次电疗,但对幻听没什么帮助。

到三十五岁的时候,肯恩的体重暴增到四百磅,哮喘和肺炎经常发作,身体非常差。

离家十年之后,他回去呆过一段时间。不过他已经成为局外人,父亲对他依旧很冷淡,没过多久,他就再次离开了。

八十年代末,四十多岁的他回到原点——曼哈顿精神疗养院。

在二十多年的漂泊生活里,尝尽世间百味的肯恩体会到对精神疾病患者来说,什么是最重要的——给他们一份有意义的工作,比只是让他们保持忙碌,或维持生计更重要。

他说:

一个人一旦被重视,就会有出乎意料的表现。

在曼哈顿精神疗养院,他开始试着参加社区复健计划。一开始,他通过计划在国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收发室得到一份工作,后来又去了《村声》报社。在那里,除了收发信件,他还要处理订户、分类广告、电话和一些文书工作。

那些声音没有放过肯恩。他们又来骚扰他了。

一天晚上,他加完班正要坐地铁回家,那些声音突然对他大吼。他们说,你只是一个廉价劳工,是个失败者,没有你,人家照样能出刊,你快跳下月台吧。

看上去,他又要被控制了……

几个小时后,车站巡逻员发现肯恩一个人蹲在墙角。那时候,他已经停止啜泣,可身体还在不时发抖,双手抱紧胸口,寻求慰藉。

但一个新的想法已经在他体内产生:

我根本可以不让事情演变成那样的程度!我不是被声音迫害的无助者,我其实拥有选择权。这样的领悟令我大感吃惊。虽然,在我跟巡逻员对话的时候,幻听还在我脑子里作祟,但我并没有必要臣服他们……这一回不了。

他镇定地离开了地铁站。

那天晚上,他体会到打败那些声音的感觉。他希望能有更多那样的时刻。他知道,要达到这个目的,他要找更好的医生,服用更好的药物。

他要向别人求助。

他遇到了一个叫丽塔-赛顿的治疗师。

他们开始了艰苦的疗程。

赛顿还让他服用新一代的抗精神病药物。副作用更小,效果更好。

他没有像以往那样被强迫服药。他体会到尊重。

在精神分裂症逐渐受到控制的时候,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肯恩脑子里出现了。

他想促使美国境内最弱势的一群人,对,那就是精神病患者,参与政治投票。

那时候,肯恩发现精神病患者的权利正在一步步丧失,而社会公众对此表示无所谓,甚至乐见其成。

放弃弱势者——包括像我这样的精神病患——这样的论调开始在大众媒体上出现。他们想取消我们的支持系统,取消我们微薄的补助金、社会福利金和医疗补助。他们要求删减社区心理健康服务、治疗、安置和研究的经费,要我们这些人在一夜之间自立,否则,就沦落到街头或监狱吧。这些声音根本不在乎我们,只是不希望我们花费他们的钱。

精神病患者和正常人拥有同样平等的权利,这原本应该是常识,而他们的疾病又使得他们经常会主动放弃、或者无法去争取自己的权利。因为,他们连活着都是那么艰难。

因此,在他们很难像普通人那样维护自己权利的情况下,任意剥夺本来应该属于他们的福利和利益,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。

如果没有人为此抗争,这件可耻的事情眼看着就会成为现实。这是系统性的迫害。

“一个人有精神疾病,和无能根本是两码事,”我说,“政府有那么多措施攸关我们的生活,为何我们这些有精神疾病的人要在政治上保持沉默?”

1994年,肯恩开始推动促使精神病患者参与投票的方案。

他到各个收容所、中途之家、医院病房等地方,向精神病患者宣传他的想法。

他还办了一份杂志《纽约之声》,让精神病患者了解和他们切身相关的法律和议题。这份杂志有三十二个版,销量达到四万份。

最初他设定的目标是三百个选民。到1996年11月,他在纽约找到了近8500名公民进行登记。他和义工们跟这些人保持联络,确保他们知道投票地点,还送他们去各个投票站。

后来,光是纽约一个州就有35000多名精神病患者登记投票,为他们自己争取权利。

肯恩不仅拯救了自己,还唤醒了无数和他同样深受疾病之苦的人,不要因为患病,就放弃了自己应有的权利。只有大胆发声,才能引起公众的关注。

而他,也终于战胜了那些声音。

1995年5月3日,肯恩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日子,当他坐在客厅沙发上,养的猫慵懒地趴在他大腿上时,他突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:那些声音停止了。

那些无时无刻不在喋喋不休、一直持续了三十二年的幻听,消失了。

他感到的首先是恐惧。

他们的存在是那样牢固不变,几乎像日升日落那样稳定。公元前六世纪,希腊克里特岛有一位名叫艾比曼尼狄斯的预言家曾经说过一句名言:“唯有疯子才能了解疯狂带来的愉悦。”没错,我真的能够了解。幻听肯定了我存在的特殊性,没了他们,我觉得异常地孤独。

无论如何,肯恩终于开始学习如何进行新生活。

经过那么长时间,他终于又可以随意听到别人的说话声。他听到路人闲谈天气和球赛,听到他们互相开玩笑,这是他以前做不到的。

1997年1月30日,《纽约时报》在头版刊登了肯恩的报道,还附上了他的照片。记者写下他如何从精神分裂症的孤岛,经过漫漫长途,一直到幻听消失,再次走向社会的过程。

这个故事轰动了全世界。向他求助的信件纷纷从欧洲、非洲、南美、亚洲和澳洲寄来。

是否站到大众面前述说自己的故事,肯恩有过犹疑。但他最终还是打消了顾虑,勇敢地接受了采访。

他说:

不管用什么方法,我发誓要用我自己的声音改善我的生活,改善那些日日为精神分裂症和其他心理疾病所苦的病友的生活。我要倾听他们和他们家人的声音,从中学习我必须学习的一切。只要我们携手合作,就能改善现状,就能让世人听到我们的声音。

2000年10月7日,肯恩-史迪在自己的床上安详去世。

当那些困扰他的声音终于沉寂,他要努力发出的属于自己的声音至今仍然回响。他推动的运动仍然在发展。

正如那位《纽约时报》的记者写的:

也许这个国家面临最艰巨的工作是,如何将心理健康的系统转为人人能够利用的资源。心理专家们说,要达到这一步,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想法,看重心理疾病患者,相信他们有痊愈的潜力,最后能够贡献力量,回馈社会。

所有精神有疾病的人,所有身体有疾病的人,所有弱势的群体,都不是社会的包袱,人民的累赘。没有人是完整的,没有人是健全的,没有人是永远强势的。他们应该回归主流社会,我们和他们之间不应该被隔绝。

他们就是我们。

危险机器

人,与人所创造之物

微信号:wxjiqi

微博:@桥东里

知乎:@桥东里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胃酸

万艾可的副作用有哪些

“印度神油

伟哥的副作用和禁忌

猜你喜欢